大家都在搜

曝光:重庆市宝川公司拖欠巨额的劳务款项却无人监管!



  江西岳顶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重庆市合川区步步高·合川新天地项目(地下通道工程)的负责人郑健名治最近比较头痛。原因是做为该工程的发包方重庆市合川区步步高宝川置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宝川置业)一二再,再二三的不讲诚信,拒不履行合同义务,让郑健名治已经难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了。

  郑健名治告诉记者,其他困难都还好克服,但是工程结束这么久了,在工地做过工的农民工的工资却还没付完。最近,国务院成立了根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领导小组,再次释放明显信号,农民工的工资不能拖欠。但自己并非有意拖欠,而是无钱可发。

  

image.png

 

  据了解,该工程位于合川城区的北主干道城北大道与将军路交叉口,属于宝川公司在合投资项目步步高·合川新天地的附属工程。

  在郑健名治出示的施工合同上,记者看到,该工程总工期92天,于2014年10月21日进场施工,但施工合同签订时间却是2014年12月11日。郑健名治告诉记者,宝川公司先将合同给自己确认过,并告诉自己,因宝川公司属于上市公司,签订合同流程时间较长,但因商场需在2015年1月16日开业,如待合同签订后再施工,工程时间不足。所以,要求自己先进场施工,后补签合同。同时,宝川公司承诺,如施工中出现任何情况,双方可协调处理。

  

image.png

 

  但郑健名治没想到的是,恶梦从此开始。

  2014年12月10日,郑健名治完成工程第一段施工。按规定,作为甲方的宝川公司应向乙方郑健名治支付约定工程款。但郑健名治没等到工程款的到来通知,却等到了合川区政府要求工程停工的通知。原来,该工程是宝川公司在没有施工许可、没有施工蓝图、没有向政府申报立项的情况下开工建设的。而且,此时合川区政府要求将通道的宽度由原来的6米,改为7.2米。

  停工期间,宝川公司与合川区政府进行沟通协调,解除了施工限制。同时,将原三段施工完成的工程(合同规定)改为四段,以满足施工过程道路通行需求。但此改动,明显增加了施工难度,整个工程施工时间预计将延长一个月左右。

  因工程的不合规,郑健名治拒绝再次进场施工,要求宝川公司完善相关手续。这时,合川区城乡建委出面进行了协调,要求郑健名治进场施工,并表示待工程施工完工后将进行验收。

  2015年1月15日,郑健名治收到了宝川公司的第一笔工程款50万。但按合同规定,应付工程款为230万左右。

  2015年4月12日,宝川公司通知郑健名治复工。但6月19日,工程再次停工。此次停工来自两方面,一是需对过街自来水主管道进行改道,而造成的原因正是没有施工蓝图。二是宝川公司未按合同规定,按时结清工程进度款。此次停工后,合川区城乡建委再次出面进行协调,要求郑健名治加快施工进度,工程款在整个工程全面完工验收后一并结算。

  

image.png

 

  2015年5月13日和7月30日,郑健名治分别收到了宝川公司的1043986元和941987元两笔款项。第一笔是宝川公司按合川区政府要求,在郑健名治复工后付的第一标段的部分工程款,第二笔则是因郑健名治在无力支付工人工资后,多次找宝川公司讨要后,宝川公司支付的部分应付工程款。

  2015年11月19日,工程第三次复工,并于2016年4月9日停工。此次停工,是郑健名治主动停工的。“没办法,工程款差起太多了。宝川公司在2015年11月27日和2016年2月4日,向我分别付过96万和48万两笔工程款。但还有400多万元应付工程款未付,再继续做下去,已经垫不起了。”郑健名治说,“而且这两笔款项,是他们以月息2分的借款的方式向我支付的,并约定在整个工程款中扣除。”

  此次停工后,合川区政府由分管常委出面召开协调会,要求宝川结清前期所有工程款,岳顶公司尽快将工程完工验收。在此协调过程中,宝川公司同意结清前期工程款,但最终只支付了120万。

  2017年1月19日,在收到宝川公司在1月10至15日付来的120万元工程款后,郑健名治再次进场施工,并于6月6日将工程全面完工。完成后,郑健名治立即通知宝川公司和合川区城乡建委进行验收,但双方都未予理睬。

  此时,宝川公司差郑健名治应付工程款近600万元。

  无奈之下,郑健名治只能将通道两端围了起来。这一围,就是近一年半的时间。在这期间,因围住通道给群众带来的不便引起群众强烈反应。重庆电视台630栏目三次对此事进行了报道,也有市民向重庆网络问政平台爆料反映,但均未得到有效妥善解决。

  2018年8月,宝川公司因商场重装需使用该通道,便通知郑健名治,要求进场进行质量检测。

  检测合格后,2018年11月30日,合川区城乡建委、合川区信访办、合川区合阳办、合川区投资促进局、合川区城投公司、合川区南津街法律服务所等行政部门组织召开协调会,对此事进行协商。协调会上,宝川公司与郑健名治达成一致协议,郑建名治打开地下通道两端围墙,让出通道让宝川公司进场装修。宝川公司向郑健名治先行支付工程款138万元,余下部分待工程结算完成后支付。

  郑健名治告诉记者,在公司开具138万元发票给宝川公司后,宝川公司在支付50万元后便以各种理由拒绝支付剩余的88万元。此后,郑健名治多次找到参与协调会的合川区城乡建委、合川区信访办等行政部门反映情况,均被告之无法再管此事。“138万元的发票,光缴税就是几万元。我还去到湖南他们总公司,准备上门协商,没想到他们高层却避而不见。现如今,因无力支付农民工工资,我已经被告上了法院。”

  文章来源:http://www.lingkeer.com/news/266.html

  

image.png

 

  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上一篇:龙砂医派传人顾植山——普及五运六气走向世界_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中国的铁路网络跨越13.1万公里
紫禁城让人们感受到更多的呼吸空间